• 春天湖邊釣魚樂趣

  • 發表日期: 2015-10-30 來源: 靚女屋 點擊數:
  •   我并不會釣魚,倒是春來后,散步走到湖邊,看到散落湖邊的幾個垂釣人正在聚神垂釣,會站在那里閑賞一陣子,看得多了,竟然也會為別人釣得的兩三尾魚雀躍不己。于是借人家的桿兒試著釣了幾次,每次都不空,或大或小都能從湖里給誘出一條魚來,真心地說,在魚被扔進魚簍的時候,我就后悔,我這一桿下去,它少了自在,生命即將走向終點,我也少了自在,這條生命在我的手里失去湖水。

      我不再釣,吃魚可以,殺生免了。魚們至死都是瞪著眼,可憐那些沒有眼皮的魚啊,死不瞑目。即使這樣,釣魚者釣而不返,吃魚者吃而有味,似乎釣魚與吃魚總是關聯在一起的,如果這樣認為的話,有點褻瀆中國的釣文化。

      垂釣是一項安靜的運動,這對于喜歡清靜的人來說,無異是最好的選擇。那些甩竿而下的期望和提竿而上的喜悅,釣起的何止那些活蹦亂跳的魚兒!那些叢綠盎然的湖邊,一個一個心事不一的釣魚人,或沉思或逍遙,或輕快或慎重,把目光都聚在了湖面,每次釣桿輕微的觸動,都蘊含著釣魚人與魚之間的智慧決斗。人是自然的索取者,垂釣,是一種索取渠道,索取悠然,索取快樂,索取生命。

      索取無限。到了現在,資深釣魚人再說釣魚只為魚都顯得沒品,顯得過俗,他們只為漁樂、休閑、消遣、安寧,以此怡養性情,這就是釣文化帶給人最真實最有益的收獲--——與水合一,與魚合一,與自然合一,從而求得心靈上的通泰和安靜。

      "籊籊竹竿,以釣于淇”。中國的釣文化源遠流長,追溯上古,最早就有“姜太公釣魚,原者上鉤”之說,太公憑借一根清冷的釣竿釣得江山巍巍,釣得民心眾眾。想來當年,渭河淙淙,山林茂茂,釣魚石旁老者朝等暮迎之意,不在山水之間,他泰然若素,穩坐釣魚臺,用一竿耐力釣得時機,用一竿執著釣盡天地魂魄,他釣的是一襟豪情,一種抱負,一份國難當頭的責任。姜尚的直鉤至今天下無一人能仿, 現在誰要是再垂一直鉤逍遙于湖邊,連魚都會罵他傻貨,看來,鉤直與鉤彎,全看桿拿在誰的手上!這種膽識和機遇,怕只有姜太公才能釣得到。姜太公這一釣,不僅釣出了周朝數百年基業,釣出了自己的才學,更釣出了超越自我的一種精神境界。

      再說漁父張志和,我最早了解漁父,就是他的傳世之作“西塞山前白鷺飛, 桃花流水鱖魚肥。 青箬笠, 綠蓑衣, 斜風細雨不須歸”。此詞意境絕美,后生和詩能超越此詞者甚少,何以讓他留戀煙波之上,遁于湖水之間?無非安然所使。漁父扁舟垂釣太湖之上,釣得胸有山水,出筆入畫自然而然,釣得道教真傳,以"玄真子"號留天下,當年現實中的志和沒有姜尚那么幸運,可以憑借才學釣得君王的賞識,他釣不到當權者的重用,于是,他愴然離開朝堂,留戀山水之間,釣盡孤獨之色,釣盡落寞之美。

      想象美麗太湖河畔:某日早春,桃花半含,一老翁手持滄桑一竿,眉目之間安然篤定,提竿甩竿之間,如輕墨揮灑湖面,儼然一幅天然美圖,此等雅興,真是釣得了亙古極致。張志和一竿,暗蜇著世人的田園心理,他這一竿揮出,釣出了淡泊飄逸,釣出了寂寞無數,釣出了孤潔傲骨。他這一釣是隨性的,自由得讓人羨慕,也是蒼涼的,悲壯得叫人心疼!

      想來有多少世人撫竿沉醉,并且樂此不疲,不過只為世事心態而來,那些悒郁、灰暗、陰霾的日子因這一竿而皆被湖水流落沖散,那些喜樂、靜好、安穩的日子也因這一竿被魚們試探咬去,且一并流入虛無的境界,沉醉忘我是一種狀態,虛無縹緲也是一種狀態,漁父達到了這種狀態,很多人前仆后繼的跟過來,為著這種神仙般的狀態而釣,而癡,而忘乎所以。這是一種精神信仰。

      春天的富春江畔如故,釣臺如故,而子陵卻非如故。故人不在,釣談之說至今仍為人道。

      嚴子陵機遇才學積于一身,卻放棄富貴,安于清凈。這種超然瀟灑,這種大徹大悟,這種非佛非道的真性情,猶勝漁父,不知天下喜釣者,究竟釣圖何物?這個世界比較引人擇釣而從,但嚴子陵獨獨放棄高官厚祿,安心棄仕從釣,他的這份不愿受役之人的心態,不愿顯赫朝堂的做法,正是人性中的所謂真正自我。即我想做的就去做,不關乎任何一條附加條件,就是皇帝來了也不行!他的這種率性回歸,樸真定位,讓他獨具個人魅力。他甘愿做方外之士,安然怡情于山水,默然隱居于紅塵。他在嚴陵獺把那千古一竿輕松揮下,真是釣得了云山蒼蒼,江水泱泱。陸游有詩道盡禪機:“人間著腳盡危機,睡覺方知夢境非。莫怪富春江上客,一生不厭釣漁磯。”

      如今高風閣內,子陵墓旁,那沉靜千年的釣竿可是還在?人己千古,風雨如故,嚴先生之釣,釣出了淡泊名利,釣出了高風亮節!想來我們平常諸人,釣到最后,又釣到了什么?揮竿收竿,釣來釣去,真能釣到自己方為釣得其所!

      對比古人且是名人,我們垂釣顯然過于輕松,只是心頭諸事,孰輕孰重,卻是各自承受各自消,順從自己的心意永遠都不會有錯。人生苦短,得失幾分?夢浮一生,過眼云煙。何不找一個仲春的午后,讓心情肆意地也去垂釣一次,釣一樹海棠嬌弱,釣幾兩清風徐徐,更釣數縷濕漉漉、情切切的禪意。如此想著,走在湖邊,我并沒有漁具,也不善垂釣,卻也是釣得了盆缽全滿!

      任何一種文化發展到現在,都與歷史有關,而文化與歷史的背景都脫不離人和自然,中國的釣文化還會繼續發展下去,一些垂釣高手或許象子牙、志和和子陵一樣,會一不小心成為釣文化的絢麗元素,只是人造的湖泊越來越假,天然的湖泊越來越少,真害怕,有一天,面對霧霾,魚們永遠沉在水底寧可餓死,也不愿咬鉤出湖,它們害怕天空,這會讓它們比死去更加絕望。

閱讀[春天湖邊釣魚樂趣]相關的[文章大全]內容

熱門資訊

  • 搭配
  • 化妝
  • 瘦身
  • 情感

熱點推薦

山西股票配资